诗禾酒

关注请慎重!!!漫威盾铁贾尼冬铁/全职all叶/盗笔all邪/Vk枢零不逆不拆_(:з」∠)_目前产粮的大概就这些吧……

【王叶/微量all叶】上司每天都接我上下班,是不是暗恋我?[知乎体/一发完]

食用提示:
Rua了太多论坛体,rua个知乎体试一试x
伪知乎体预警!【傻lo没怎么用过知乎,格式瞎掐的【。
流水账预警!
OOC预警!
大部分第一人称预警!
黑黄少【???】预警——呃不是黑化,就是……粉似黑
真·闷骚·文青·脑内戏超多·王Orz
对不起杰西卡大大!我忏悔!
最初的梗变成了流水账,这件事告诉我们要写大纲【满脸绝望
最后评论区第一二个名字感谢群主【夭灵】提供!
b萌求投叶修!!!orz





【王叶】上司每天都接我上下班,是不是暗恋我?[知乎体/一发完]



提问:最近每天都被上司接送上下班,内心惶恐不知所措——他是不是暗恋我啊?


Rt,题主女,这两个月上班下班都会遇见姿势特别偶像剧男主靠着豪车等题主的上司,然后被上司接走去公司或回家。憋了很久一直不敢问上司怎么想,所以来道吹问问上司小姐姐是不是暗恋我啊?(:3[」_]
话说我也木有告诉上司我的家在哪里啊……她怎么知道的……


【匿名用户】




答:


【风起,万植生】
3.1万 赞 1.7万 评论



谢邀。
根据题主提供信息来看,是的,祝福你们。
确认的原因很简单,我与我的爱人也是通过这种方法走到一起:顺理成章告白,现已同居并见过家长,下周飞往荷兰登记结婚。


以上内容并不属于秀恩爱,接下来才是。



爱人与我曾是圈内对立两家公司的ceo,鉴于职业特殊性,在进入圈子前我已单方面熟识爱人。进入公司后为了拿下圈内每年必有的,需要各公司竞争的大项目,身为爱人公司对手,我将市面上能够搜寻到与他和他公司有关的全部内容都进行了整理并透彻钻研。同时鉴于大项目需要不同公司成员之间互相竞争,作为公司一员我也慢慢认识了尚属于天际远光的爱人本人。


手中整理的资料,怎么说,也许是半斤八两。为了准确击败爱人的公司,我结合了资料与爱人本人,重新记录了一份新的笔记。


他的皮肤很白;喜欢吸烟;眼睛是最显无辜的下垂眼;不在乎衣着打扮;时常作息颠倒导致他偶现虚胖;他颜色浅而淡的嘴唇上下一碰就会说出很嘲讽拉仇恨的实在话,他也会在某些特殊时候歪歪头,眨着眼睛卖萌求人——虽然爱人并不知道这是撒娇卖萌。


了解爱人越多,我越能够明白为什么圈内那么多人都对爱人抱有好感——无论友情爱情。


事业竞争按下不提。
当笔记本未着笔墨的部分日益减少直至最后一页纸张末尾划上句号,翻阅前文琐事文字时我才恍然惊觉是不是哪里出了错?


一篇篇一页页从最初记录爱人与其公司的分析到后面满满的爱人的名字喜好小动作甚至交流对话QQ群内发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份笔记全都是他。


现在想想,那时我的内心应该有茫然无措,却也无法忽视心底最深处的恍然大悟。接任公司ceo后我的心境日益平稳,觉察情感这一瞬间却似滚油滴水波澜起伏乱成一锅粥。而不待心境整理明了,爱人再次宣布退休,公司竞争项目国际化等事件接憧而来。于是带着乱七八糟的心理,我匆匆安排了公司事物后马不停蹄赶往集训基地。也许是当日正午的阳光过于炽烈,我的大脑还未褪去晕眩感觉便看见爱人套着制度懒散站在会议室讲台后无精打采冲我们招手。


是的,退役后的爱人以个人身份作为队伍上司参与加入了这次项目竞争。


也许是暗恋这种内心情绪的必经之路,集训第一天我对爱人的态度几乎是敬而远之:有他在的位置周围绝不会出现我的身影,有我在的地方绝对距离他三米以上。


我想我的态度是明显到了一种程度,曾为对手现在的队友多先生在集训第一天结束后将我堵在训练室内表情阴沉质问我是不是对爱人有不满。


不满?怎么可能。
我期盼着与他相处的每分每秒,牵起他的手印上轻吻,环住他的腰身给予拥抱,抬起他的下颚舔舐嘴唇甚至拉开他的衣襟在脖颈处落下咬痕。我恨不得拥住他告诉所有人,他是我的!

——以什么资格呢?队友吗?呵。


所以我非常平静的收拾好笔记资料,在绕过多先生时轻声点出他对爱人的某些情绪——甚至多先生本人都还未觉察,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自己逃避——后,施施然离开训练大楼准备回家。


补充,集训基地正是我家所在的城市,因此保证了来回不错过训练后,我可以每晚回家休息。



然后,我的脚步顿住了。

训练基地北门出口,爱人半倚着辆火红敞篷跑车,一手弯曲后靠支撑身体另一只手则灵活把玩着跑车钥匙。他并没有察觉我的到来,这时正兴致勃勃扭头观察一株犹沾雨露的树木枝丫。


诚如题主言,那非常偶像剧,至少我这样认为。


我仍旧清楚记得那时我的每个动作变换心理反应:一片空白。

圈内人总称呼我是头脑风暴组织的候选人,因此下意识的,我抱以一种微妙心境轻咳一声示意存在后好整以暇期待爱人会给出怎样反应。


他是有些小尴尬的,在我出声前,爱人已经拾起地面一片新落木微微折叠后去接树枝叶尖几欲滴落的水珠,看上去乐此不彼。

“咳……过来了啊”

爱人偏头虚虚握拳放在唇边轻哼,并自认为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丢掉盛接了露水的树叶。


“嗯,你等人?”我用几乎可怕的冷静语气回复了爱人。

“是啊,等你”爱人眨眨眼,试探性问:“要不要……一起回去?刚好我俩顺路,你看我也有车不是”

深谙爱人任何小动作与说话含义,我自然知道他有多么小心翼翼——说思维紧张也对——才会口不择言补充最后那句话,这对平日从动淡定的爱人而言已经属于非常暴露内心想法的范畴了。


我无法组织出语言去形容那一瞬间内心爆炸的狂喜,大脑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喧嚎鸣那足以冲破心脏直穿云霄的喜悦。我能够听见头脑神经触梢因爱人而起的反应,我可以触到血液欢快涌出脏器雀跃冲刷身体每一寸肌理。


是的,我确定了爱人于我亦有相同感情。


这一刻我甚至想抛却唯物主义去感激神灵上苍,感谢他们让我有机会握住爱人的手。


话虽如此,理智终究占据着大脑上风,此时表露心迹并不是最佳选择,细水长流来日方长,我愿意慢慢卸去爱人心防瓦解他的抵抗。甚至最后,迫得他先开口。


我成功了。


在国际化的项目竞争中获得胜利那个夜晚,不胜酒力的爱人不知被谁灌了两口超低度数水果调酒,不带任何停歇的,爱人晕在了庆功晚宴上。不提如何争得送爱人回房休息的权力,当我把爱人抱上床时,他睁开了眼睛,乌黑眸子没有一点儿模糊,明亮得惊人。


爱人慢吞吞从被褥间爬起来,捞过酒店枕头手脚并用抱在怀里自下而上打量了我半晌:“万植,哥这从集训第一天开始接送你来回,你也没点儿表示?”


攥紧枕头

抿了下唇

自称也发生变化。

他在紧张。


“表示?你想要什么”双手环胸,我对上爱人视线努力控制嘴角弧度保持在要笑不笑的范围内,这有些困难。


似乎是酒精开始发挥其存在,爱人眼神左右飘忽一下,模糊不清吐出几个字。


扯开嘴角,我笑着俯身拉开爱人拥着枕头的手将他整个儿按在床上十指相扣,另一手微微施力钳住他的下颚迫使他张开嘴,吻住我肖想许久的薄唇。


“嗯,给。”


顺理成章的,回国后我与爱人同居,见父母,现下即将结婚。

我想告诉题主,如果你对上司亦有感觉,那么不要错过。

毕竟,上司怎么知道你住在哪里呢?我也想问问爱人这个问题

【笑】


二次补充:头脑风暴是圈子里对四位善用思维的成员的统一称呼。





[评论区]

杨花落尽:………我为什么要手欠点开这个回答,狗粮真是吃得饱饱呢【冷笑】

暮雨潇潇:啊——答主和爱人真甜蜜,啊——好嫉妒哦【棒读】

要七上♂八下:看见题目想进来槽题主玛丽苏看多了,结果题主是百合;点开赞最多的回答想槽答主戏太多结果看出了我男神【再见】都什么鬼!

禾和合荷河:我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答主是王O希,爱人是O修,一点都不哦【冷笑】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Fin.



【知】道吹【气】——知【道】呼【气】x
文内小小黑了一把黄少和杰西卡2333
黄少的挺明显,杰西卡的明儿揭晓!【ni
表白时修修说的是:“要你你给吗”
提了两次见家长结婚什么的,杰西卡大大好幼稚哦←_←
万植=大眼儿,既然之前都打码了这里自然也要打码呀23333【虽然并没有什么用,依然被看出来了
被看出来是杰西卡大大故意的x
道吹名:风起,万植生=吹风了,草从树叶都在生长,叶修我们来生孩子吧【bu

评论(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