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禾酒

关注请慎重!!!漫威盾铁贾尼冬铁/全职all叶/盗笔all邪/Vk枢零不逆不拆_(:з」∠)_目前产粮的大概就这些吧……

【西湖组】十年茶·上[西湖组友情向/OOC/私设如山/蹭TAG系列]

摸鱼摸虾摸王八【。】
私设盗笔十年和全职十年同时间线
后期含微量all叶all邪
蹭TAG
十年后荣耀世界联赛开始前

……
………
真的很OOC,真的……
慎入……
瞎扯满足自己的邪叶友情私心【。】




十年茶·上



叶修走进西泠印社的时候外面正飘着牛毛细雨,晕墨样昏沉天空雾蒙蒙的,雨丝儿飞着像是拢了千百层的薄纱。

青年撑着把看上去颇有年代感的油纸伞懒散漫步踏过湿润石板,骨节分明堪称完美的手掌握住圆润伞柄,木质伞骨撑起藏青伞面,柔韧丝线交织出秀美暗纹整齐排陈其上,沾染了雨水才稍微显露出些许纹路。
——精致过头的物件,同他贯来的性格不太相符。也无怪从储物间翻出它撑开时兴欣众人都聚拢过来一阵惊异,尤其魏琛大呼小叫直说叶修不地道捡东西都不带着他。

“捡?”叶修笑笑,似无奈又似惯性嘲讽“那家伙听到了不得把你塞伞里去好好学学我国传统文化”

“那家伙?”陈果疑惑,顺便把原先想说的话咽下去——她也觉着伞不像叶修的“你朋友?”

“算是吧”青年开门撑伞动作一气呵成,却又硬生生带出种不疾不徐的散漫感觉“我走了,你们继续训练啊,回来谁偷懒了加训十倍”

“走?诶你去哪……”老板娘就这样看着那位大神没带任何掩护——无论帽子墨镜,甚至还套着兴欣的队服走出去,剩下个音节卡在嗓子里吐也不是不说也怪。
已经回到位置上进行下一项常规训练的苏沐橙抿嘴浅浅笑起来“大概是去,见朋友吧”
“啊?”

清澈泉水延白瓷杯壁徐徐注入,托起茶枝舒展盈出臻白雾气。身着纯色唐装的青年执壶的左手平稳异常,哪怕头也不抬接住正门那儿飞过来的甜腻棒棒糖,这壶口倾倒的细长水柱也依然淅淅沥沥不见星点水珠外溅。
来者轻啧一声颇为遗憾,收起油纸伞随手挂在门边木架上,又从红白队服外套口袋里掏出颗棒棒糖剥开糖纸含进嘴——一丝酸甜自舌尖弥漫到两腮咽喉。唔,柠檬味——里漫步进来。

厅堂旁侧太师椅上泡茶的人终于放下纹路精美的茶壶,举起包裹了红艳艳外装的糖左右端详,余光瞥见梨木桌对面贵妃榻上坐下个人,缩手缩脚靠陷软垫里半眯起眼吧唧吧唧咂嘴抿着糖,满脸惬意。

“小修修,你能别这么幼稚吗?”虽是这么说着,白卦青年还是扯开糖纸将硬质水果糖扔进热茶任其里慢慢融化。
听着这称呼的叶修也不恼,动动舌头把糖从腮帮子左边塞进右侧呵呵笑“老邪邪,你能别这么腐朽不?”
吴邪牵出丝笑意“没办法,毕竟得比小年轻成熟稳重些”
着重咬吐了年轻二字。
叶修叹气,含着糖抬起茶盏轻啜“我也是啊,怎么着也不能和中年人一个样”
刻意在中年这词上停顿。

片刻沉默,柜台镂空香炉上烟气袅袅。

“每次都这样有意思吗叶队长?”
“不是我开头的啊吴老板”

TBC.

一发完结果然只会出现在梦里_(;з」∠)_

评论(3)

热度(103)